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手游资讯

谜六道共主909章永恒之界的战神宫

来源:长沙游戏网   浏览量:0   发布日期:2020-09-28

六道共主 909章 永恒之界的战神宫

一干圣灵境圆满境的修士眼睁睁的看着云飞从容离去,却无一人前去阻止。他们不是害怕对手的雷电之术,而畏惧施展雷电之术之人身后的势力,五百年前的那一幕,他们永远无法忘记。

简单的一击,站在灵修界金字塔尖的神皇就被击成了重伤,那等威力,换成他们任何一人都会被抹杀在当场,至今想起依然心有余悸。

“战神宫的余孽和雷神家族的人扯上关系,怕是会对我们屠神殿不利,这件事要尽快禀告殿主!”

老木头,老石头两人在屠神殿畏惧要职,也是一力主张铲除战神宫的人。如今,雷神家族的人参与到其但是我现在只想远走高飞中,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们两人所能左右的了。两人眼神交汇,瞬间便做出了决定,立即将这件事禀告给高层。

远处的一座山峰上,一名黑衣人盘坐在山巅,他睁开双眼,望着从半空中即将消失的黑点,缓缓的站起身,低声自语道:“雷神家族要出世了吗?”

此人剑眉星目,棱角分明,黑色的发髻随风而摆,腰间系着一个紫色的铃铛,山风吹来,紫色铃铛摇动发出清脆的‘叮当’声在山间响起。

“看来我也不能闲着了!”他转过头,看着不舍离去的诸强,摇了摇头,身子也随之变淡,消失在了群山万壑之间,唯独那块他盘坐过的岩石,像是被刻意打磨过一般,圆润无比,犹如一颗明亮的珍珠。

咔嚓...

一声轻声自圆石上响起,原本圆润的石头随着那一道轻响出现了许多细纹,片刻后,声音越发的密集,那块圆润的石头破裂了,一株青草探出了头,只有两颗嫩黄的叶片,在山风中微微摇动着。

一个新的生命自顽石中破坚而出,它是那么的倔强,那么的不凡。

老木头两人离开了,其他强者也带着遗憾离开了山峰,那个紧随着云飞而至,要对其下手的瘦弱老者眸光黯淡,他紧咬牙关,一拳重重的击在岩壁上,双眼中的仇恨,闪动着璀璨的光芒。

“这个仇我一定要报!”

怒火将他淹没,一想到云飞有可能是雷神家族的人,他觉得报仇的希望是那么的渺茫,也许,神皇大人也会因此放过那小子。

瘦弱老者带着一腔的怒火与不甘,转身向着山下走去,他所经过之处,路旁的树木与鲜花纷纷枯萎。

随着云飞等人的离去,春海城到处都在传着一件事——雷神家族的人出世了。

......

三天后,云飞赶到了凤翅岭,站在半空中向下俯瞰,山连山岭连岭,山岭的形状形似凤凰的一只翅膀。山间云雾缭绕,一半的山峰都隐藏在雾中。那带状的白雾将整座山峰拦腰斩断一半,分割出了两个不同的天与地。

落下山间小路,拾阶而上,踏着山路上的碎石‘嚓嚓’作响,不多时,他便来到了一处山门前,只不过,山门已被摧毁,山门后齐腰高的杂草中半截石碑若隐若现,他拨开杂草,看到了石碑上的刻字。

“战神宫!”

笔力苍劲,一笔一划之间都包含着大道之意,站在石碑面前,盯着那三个已经褪色,可以说是不完整的三个大字,云飞眼神恍惚,仿佛穿越了时空,回到了战神宫的鼎盛时期。

“自古以来没有任何势力会长存于世,无论它曾经多么辉煌,多么不平凡,也终有一天会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,被新势力所取代,成为一朵不起眼的浪花。”

“物如此,人岂不也是如此。纵然你能站在最高端,也有寿命耗尽的那一天!”

云飞摇了摇头,战神宫已经成为了过往,在此感伤已无他用,他曾经收到过战神令,也算是战神宫的弟子,如今看到战神宫如此破败与荒凉,自然有几分的感慨。

山路已经荒草覆盖,到处都是破碎的石碑与岩石,上面有刀痕,有剑印,也有拳印。地面也不是黄土的颜色,而是一种暗红色,走在荒草中,仿佛能够听到昔日战争的嚎叫,也仿佛能够听到震天的喊杀声。

他不在关注已经破败之地,兔起鹘落间,他已经到了数百里之外,按照灵儿给他传递的路线,不多时,便到了一面石壁前。

这面石壁与其他的山壁不同,凸出的岩石形状各不相同,有的笔直向天,犹如一杆长枪似要刺破苍穹,有些边缘薄如刀刃,锋利之极,有的看上去则像一面大鼓,上面的两个鼓锤一起一落,就像是在鼓励战士勇往直前,奋勇杀敌。

战鼓咚咚,战歌嘹喨。

站在奇形怪状的石壁前,让人有种仿佛置身在千军万马厮杀中一般,让人热血沸腾,想要长啸一声,冲上战场。

只是一身瞬间的功夫,云飞仿佛经历了一场恶战,浑身都被冷汗浸透。

“好强大的战意!”

凝目而视,那凸起的石块顷刻间变成了真刀真\/枪,那面石壁则变成了战场,他看到了浴血而战的修士大军,同时也看到了堆积如山的尸骨,鲜血汇聚而成的血河。

山风吹来带来一丝凉意,云飞的目光也从山壁上收回,回味了片刻,这才曲指一弹,一团拇指般大小的绿光没入石壁的另一侧。

片刻后,山壁的另一侧出现了一道门户,与此同时还有少女的喜悦声传来。

“云哥哥你终于来了!”

灵儿,颜羽落,火凤儿,紫莹四女一并从里面走出,活波的灵儿抱住云飞的脖子,像树袋熊似得挂在他的身上。

“你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

云飞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琼鼻,他忘不了三天前为了带紫莹等人离开,强行施法的灵儿,那一缕鲜血是那么的触目惊心,若非万不得已,他绝不会让她施展那么危险的秘术。

“都好了!”灵儿高兴的转了个圈,道:“多亏了紫莹前辈的灵药,要不然,也不会好的这么快!”

“多谢前辈援手!”闻听是紫莹帮助灵儿恢复伤势,云飞双手抱拳一礼。

“你我之间还这么客套做什么,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!”紫莹嫣然一笑,令山谷中的百花尽失去了颜色。

一行五人走进,门户自动闭合,云飞转头看去,不由得点了点头,他明白,这里也许是战神宫的密地,其禁术高深的让人难以想象,就算是他在这一道上走了很远,也难以窥探其中的奥妙。

“这山谷好生奇特,没有威力不俗的法阵,却能让人的神识如沉大海,却又让人无法察觉!”

经过简单的试探,云飞察觉这间山谷非常不凡。

“你说的没错,这里的确不俗,直到现在我也没有了解之中的因由,无论对方的神识多么强大,到这里却丝毫察觉不到它的存在。”紫莹笑着说道,自从发现这座山谷,她一直都在琢磨这山谷中的布置,发现并没有什么法阵,却能够让人的神识消失于无形,也许正因为如此,才让这处密地得以保存。

“前辈是如何发现它的存在的?”既然能够让人的神识都无法察觉,紫莹他们又是如何发现这处神秘之地的?

“发现这个密地的不是我,而是我的师兄!”紫莹并没有隐瞒,将实情告知云飞。

说话间,众人便来到了一片密林,林中有一间竹子做成的竹屋,虽然并不巍峨,却很精致,院落中栽种奇花异草,远远的便能闻到阵阵奇香。

“紫莹前辈这里只有你一人吗?第一至尊前辈呢?”自从进入小院,云飞并没有察觉到有其他人存在故此才有一问。

紫莹叹了口气,“我带你去见一个人!”

提到第一至尊就连灵儿三人脸上都有忧色,面带难过之意。这让云飞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,再联想到紫莹不惜一命相换也要得到命魂花,他就知道,名震山海界的第一至尊聂无双出事了。

紫莹带着云飞来到了一间密室,在密室中只有一张床以及一个茶几,再也没有多余之物。而床上躺着的正是第一至尊聂无双。

只不过,此时的聂无双已经不复往日的神采,两只眼睛深陷,瘦的只剩下一张人皮,身上已经没有了血肉只剩下了骨头。

“前辈...”

云飞走到近前,连声呼唤,第一至尊聂无双却毫无反应,似乎连最后的感应能力都失去了,他探出手指搭在后者的脉搏上,脉搏上的跳动似有似无,半天才会跳动一下。

“前辈已经得到命魂花,难道还没有给第一至尊前辈服下吗?”云飞抬起头,看着紫莹等人问道。

“命魂花虽然有起死回生,延长寿命之效,可师兄伤的实在太重了,只怕大罗金仙在世也回天乏术了。”紫莹坐在床头,轻轻的抚摸着聂无双那已经有些苍白的头发,眼眶泛红,泫然欲泣。

“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?”任你随心而战!云飞有些不甘心,聂无双不仅服食了命魂花,灵儿还给他喝了生灵之泉的泉水,却依旧没有让他恢复生机。

“办法不是没有,却很危险!”灵儿沉思片刻,便要开口。

“灵儿,此事以后不要再提起!”紫莹一改先前的温柔,声音也变得严肃了起来。

闻言,云飞眉头微微一皱,紫莹前辈为何会变得如此严厉,究竟是什么事会让她如此?

“前辈,不管有什么困难,我都会帮你完成,还请你让灵儿把话说完!”

见云飞的态度的如此坚决,紫莹长叹一声,道:“师兄有这般遭遇,那是天命所在,我不能再让你也陷入险境,否则,战神宫也就从灵修界彻底消失了,再也不会有人记得!”


赤峰较好的白癜风医院
碧凯保妇康栓使用期限
藤黄健骨丸
友情链接